或許是這幾天,兒女們在Line中討論如何歡度母親節,也勾起了我對母親的思念,很巧的今年母親節正是母親的忌日〈農曆〉,四十幾年了,人不在夢心卻相連,對她的思念始終如一,尤其是每每在我心中難以平靜的時刻,總會默默的佇立在她的遺照前禱念,祈求片刻的寧靜,清明節前也一定會去靈骨塔前追思!

我的圖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母親遺容 〉

       回想考取軍校在入伍前夕,我帶著五歲的小弟,還在高雄當年的『金龍鈷六十放射科醫院』照顧治療癌症的母親,內心掙扎著『去不去報到』?手牽著小弟,眼望著病榻上的母親,眼淚只有往肚裡吞!真是錐心之痛啊!

    我的圖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入伍生 〉

    不知是否母親看透了我的心思,鼓勵我!明天你表妹〈姑媽的女兒〉來,你就回家去報到,去那邊唸書又不是當兵,應該不會很辛苦,畢業後當官總比當兵好,就這樣,去報到了!

我的圖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幼校風光 〉

    那個年代空軍各校軍官班,都在東港空軍幼校〈現在的大鵬灣風景區〉,接受入伍訓練,雖然入伍期間南台灣的天氣燠熱、操課嚴謹,但從小在屏東長大的我,都還可以忍受,最難挨的是前三個月沒放假,離家雖近卻不能返家探視母親。

我的文件  

  我的圖片

  只有在晚餐後與晚自習中間的空檔,在環境幽雅的校區或到海邊的堤防上漫步,讓陣陣的海風襲來紓緩我心中的掛念,記得可以放假外出的那個禮拜天,大部分的同學還沒吹起床號,就起來整理外出服、擦皮鞋!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 早餐後迫不急待的換上外出服,待區隊長一項一項檢查及格後,再帶隊至大鵬車站,心中的興奮真是難以形容,大部分的同學都出去玩,我是恨不得火車快飛,快點送我回家!當我剛進家們大喊一聲:媽!她馬上從房裏從出來,對著我端詳半天很高興的噓寒問暖!爾後每個假日都是如此,一直到花蓮分科教育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〈與部分同學合影,我站在英文教官旁〉

    在畢業的那年,考試結束放階段假返家,才發現我娘已經癱在床上〈沒人告訴我〉,心中更是難過,父親很辛苦除了白天要上班,早晚要照顧弟弟們生活,晚上還要陪伴母親,父親上班前都會交待母親這幾天精神不太好,每小時要幫她翻身,要不然會長褥瘡,我放假一星期都在家侍候母親,替父親分勞分憂。

    在家的幾天母親很高興,閒聊中交代要如何善待弟弟、孝順父親!雖是細語叮嚀,但卻是精神奕奕!要離家返校前我還安慰她,安心休養,並約定放畢業假再回家陪您!

    帶著依依不捨,難過的心情踏出家門,沒想到回到學校,剛吃完早餐還沒回寢室,輔導官就叫我:有電報!拆開一看!天!我娘往生了!怎麼會這樣?當場飆淚!離家前不是好好的嗎?不知道那是迴光返照!同學都圍上來安慰我,匆匆忙忙又趕回家!回到家娘已畢挺的躺在祖堂!心中有多悲痛啊!

    不久畢業了,沒休假就直接到外島,一連幾年都在外島打轉,尤其剛去外島時,母親的身影總會不經意的縈繞在我腦海,每想到年邁孤獨的老爹、及幼小的弟弟,有過多少次哭著夢醒的夜晚?所以幾年後父親來信徵求我是否同意他續弦,娘!不是我背棄您,為了年幼的四位弟弟,我同意了!寸草春暉,我永遠懷念您的恩澤!

      娘!這幾年我還是會在不經意的在腦海中,縈繞著您慈祥的音容,想念您!雖然清明節曾去探視過您,更祈盼您能偕同爹一同來到我的夢中!

創作者介紹

龍哥的家

龍哥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