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漫人生,總有許多的第一次,如果都能用筆來勾繪,那麼人生一定是多彩多姿,如詩、如夢!如今兩鬢霜白,回首前程庸庸碌碌,大半輩子總是浪跡在台灣、金門、馬祖之間。

  我的圖片

    軍校畢業未休畢業假,即赴部隊報到,第三天就接值星,一星期後移防金門。這對一位新手來說,是一個嚴苛的考驗,要如何把部隊從原駐地經陸運帶到高雄碼頭,再經船運帶到金門新駐地,這是課本沒寫,教官沒教的事。

    尤其是演習部隊千把人,穿同樣的制服,帶同樣的武器裝備,加上原駐地分散,雖然一個連才百餘人,我到連上一星期,能認識幾個?一路上要掌控全連的人員、武器的安全、秩序、行動一致!尤其船艙內人畜雜處,加上嘔吐的污檅物,其中的辛苦、困難真是筆墨難以形容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 登陸艦好不容易在料羅灣搶灘了,把部隊帶到營值星官分配的位置,架槍、卸裝準備搬運移防箱及團體裝備,沒想到有位老班長發現有地雷,原來我們休息的地方是雷區,幸好大家很鎮靜、很有秩序的撤離了。如果不小心踩到地雷,傷亡一定慘重。那豈不是壯志未酬身先死?

我的圖片

  我的圖片

    我這個排的駐地在『新頭』,正好在搶灘的海邊上方,所以很快的就緒完成戰備,傍晚先遣來的戰士,帶我去陣地附近高粱田中的井邊洗澡,雖然要一桶一桶的汲上來,三天沒洗澡了洗的好痛快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 初到金門雖有些緊張,但三天二夜的路程沒真正休息過,好累!碉堡中沒電燈,在昏暗的媒油燈光中躺下便呼呼大睡!十二點過後是單號了,那個時候是有單打雙不打的不成文約定,老共開始打宣傳彈了,咻!碰!碰!的爆炸聲在空中飛嘯而過!太睏了!就當沖天炮吧!照睡!

    第二天精神養足了,開始整理我碉堡四周的阻絕設施,也發現碉堡旁還有兩座墳墓,是823陣亡的官兵吧!士官長派了兩位弟兄來幫忙,包含射擊口都架滿了鐵絲網,還帶了幾個空罐頭罐子,綁在鐵絲網上頭,裏面還裝了幾顆石頭,問他為什麼?他說我們離海邊近,如果有水鬼摸上來,碰到鐵絲網空罐中的石頭搖晃會有聲響!聰明!結果卻把我整慘了!

    寂靜的夜晚,只有碉堡外的蟲兒唧唧的叫著,躺在舖上想家、想其它的事!怎麼也睡不著,到了半夜突然鐵絲網掛的空罐子喀喀作響,第一個反應:『水鬼』!本來槍就上膛的,開了保險拿了手電筒爬到射擊口,手還在發抖!心裡盤算著手電筒一照亮,只要發現人影我就開槍,結果發現只是一隻米老鼠,頓時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。躺回床上嘲笑了自己好久!

    在這個連只待了兩個月,就接到命令調小金門,據說是823十周年中共還要打一場,所以從台灣増援一個90砲連到小金門,他們把90砲、.50槍、雷達等全連輕重武器、裝備都運到新頭沙灘,一列排開好壯觀,簡直就像諾曼第的縮影版,我就在沙灘上報到的,加入他們的行列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 當天全連人員、武器、裝備、錙重、物質........等分別搭乘LCM運補艇在九宮碼頭上岸,過程緊張刺激危險,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歷練,部隊進駐大陰山第二天即開始用沙包構築臨時陣地,我是戰砲排大部分都是我排裏的工作,也是挺辛苦的,因碉堡不夠少數弟兄還得住帳篷,艱苦啊!剛來時我曾經一個多月沒踏出營門一步,弟兄們更不用談了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 這個連因為新陣地在麒麟山,大工程由兵工連施工,小工程由本連自建,所以不用輪戰備,每天帶公差去構工,只有早點名後或沒構工時出出砲操,要不然就是運補船來,有連上的戰備彈藥、米糧來要去清運。還算輕鬆!假日也常帶弟兄環島健行,算是不虛此行吧!

  我的圖片  

    新陣地完成後正式進駐了,只有四門90砲、四座.50機槍、雷達、指揮儀露在陣地上,其餘完全地下化,蠻現代化的,我也從戰砲排長調指揮排長,一個排只有二十人左右而且都是高中以上,輕鬆多了!

    但我們連上卻是個砲彈窩,因為當初是架著偽裝網在施工,對面也看不清楚在幹什麼!現在四門90高砲每天聳立在小金門最高的山頭,當然就是他們單號第一個射擊的目標。

我的圖片

    有一天單號的傍晚,我們四、五位幹部,在坑道口坐在小板凳上聊天,老共打宣傳彈,還好我們有警覺,趕快躲進坑道,沒想到第二發打來爆炸後,彈底竟然把我剛才座的小板凳打的稀巴爛!真是福大命大!要不然就命喪沙場了!

    在這個連待了一整年,接到命令原以為要調回台灣了,沒想到是調同營山后第二連,他們連上的幹部出紕漏,跟我有什麼關係?而且是營長欽點的!跟我對調!

「山后」──位於大金門東北方,從沙美搭每小時一班的公車約20幾分鐘的車程,屬偏遠地區。附近僅有當時稱王氏古厝十幾戶人家的小村莊,〈現在已改為金門民俗文化村〉戶數雖少但建的美輪美奐,整齊劃一!

  

我的圖片  

  其餘不是小山丘就是黃沙土,及稀稀疏疏的相思樹林,只能以「荒涼」兩個字來形容,生活上很不方便還不如小金門,洗澡也必須走到海邊靠岩石〈滴〉下來的水,在砌成大臉盆般的小水池來洗,連上離「馬山喊話站」很近!

我的圖片  

 

  幸好有它!除了操課我平常幾乎都留連在王氏古厝,沒人住的房子都沒上鎖可以自由進出參觀,其中王氏宗祠建在正中央,從棟樑、雕畫、壁磚、不難看出當時這個家族的興盛,印象最深刻的是門前兩根柱子的對聯,右邊:創業維艱克勤克儉百世箕裘承祖德。左邊:守成不易教孝教忠一門簪紱繼家聲。欣賞這些閩南建築也是一種樂趣!要不然就在連上打籃球、撞球消遣!

我的圖片  

  我的圖片

    剛到連上跟大家不熟,所以有時會在薄暮時分當夕陽餘暉自山邊消失前,經常一個人坐在陣地附近的岩石上仰望蒼穹,這時的海風微微的吹佛著雲霞退光,四野寂然,偶而沉思!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 到外島一年多了剛畢業就到戰地,還跑遍了大小金門,該可回台灣看看老爹及親人了吧!記得一年多前剛到金門曾寫了一封家書回去〈那時先母往生才兩個多月〉,他老人家回信說:你不是說放畢業假要回來陪我嗎?半個多月沒消息怎麼突然到外島去了!這是隱藏多年心中的痛!真是無限的噓唏。三個月以後終於回台灣,不過台南三鯤鯓又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,更倒楣的是半年以後軍政交流調連輔導長又到金門!唉!真是歹命!所以若干年後我當司令部人事處長時,就很注意外島軍官的輪調,免得重蹈覆轍,增加別人的痛苦。

創作者介紹

龍哥的家

龍哥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