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後的第二年〈1946〉,我出生在大武山下一個窮鄉僻壤的農村,成長在物資匱乏,國家動盪不安的年代,不只是我家窮,整個社會都窮,家裏沒有電燈,沒有自來水,當然沒有現在最普遍家庭用的小家電,燒的是柴火!外邊更沒有先進的科技;手機、電玩、電腦、轎車、高鐵………這些東西在當時,簡直是天方夜譚!

我的圖片  

   雖然沒有這些,不過我的童年過的滿充實的,郊野及清澈的溪流就是我們歡樂的天堂,假日到溪邊泅水、戽魚,到田野釣青蛙、抓泥鰍、抓金龜,玩玻璃珠、射橡皮筋,現在都已成絕響了!我家就在國小旁,沒事也可去學校玩,那時候也有漫畫書,從牛伯伯打游擊、土包子下江南,到諸葛四郎、大嬸婆、老夫子,現在都還記憶猶深。 

 我的圖片

  五、六十年前的農村,貧窮、落後、艱苦,雖然當時先父是位公務員,但也好不到哪裡!除了經濟差,環境不好,就是子女多,我有七兄弟還有一位姐姐,這還不算多的,但都還能安居樂業,田園就在家附近,記憶中四周盡是一望無際的田疇,種滿了稻米、蔬菜,家裏還有一個不算大的果園,種了幾棵芒果、蓮霧、龍眼、牛心梨〈類似釋迦〉柚子、橘子等水果,過年的年糕母親切成細細的曬乾當零食,不愁吃。雖然過年才能買一套新衣,但有哥哥留下的衣服,上學大部分時間都打赤足,也不愁穿,住的是茅屋夠大夠寬,還算冬暖夏涼。

我的圖片  

  小學畢業順利考取屏東明正初中,那是一所水準還不錯的初中〈現在還是〉,但對我在鄉下長大的孩子來說,上下學是有些辛苦。以前念的小學跟我家只隔一條巷子,繞一圈不要五分鐘就到學校了,現在要『長途跋涉』上學!首先要走1.5公里到西勢火車站,到了屏東還要走二十幾分鐘才能到學校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就因為貪睡所以經常要趕火車,甚至剛出家門就要跑步到車站,造就了我初中二年級就在校運會得到1500公尺第一名。從此就跟運動會結緣,後來在父母反對下,才減慢慢減少出賽!

   高中時期青春年少,應該是多彩多姿夢幻的年華,是的!我也嚐盡了甜、酸、苦、辣。高一:我當班長、樂隊指揮、田徑校隊,好不風光!但好景也不常。高二:大哥結婚搬出去住,二哥保送軍校,父親是警察經常不在家,母親身體不好,家裏的工作就開始落在我的肩上,除了要照顧四位年幼的弟弟〈大弟差我六歲、小弟還沒上幼稚園〉,農忙的時候更是沒假日、甚至沒寒暑假,要全程幫忙。

我的文件

   高三更慘!除了上述的工作,母親開始住院了。那個年代沒健保,醫藥費就拖垮了我家,所以我假日都還得去打工,苦!也得熬下去!好不容易到高中畢業,想到前幾年大哥考取私立大學,父親一句沒錢!就放棄了,二哥直接申請保送軍校。我連大學都不敢報名,想循著二哥的軌跡前進,但保送的學校我不喜歡!自己考吧!於是便開始了離鄉背井的生活。

我的圖片  

   離開家鄉已五十年了,如今兩鬢漸染霜白,這兩天返鄉掃墓,過了斜張大橋就是我的故鄉,進步多了,該有的都有了!但兒時的記憶已漸糢糊,玩伴難尋。爹娘也早已以西歸,奮鬥的人生早以在退休後漸趨平靜,返鄉的殷切又能奈何?人生就如潮起,潮落,大武山依然聳立,印證了:『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』!

我的圖片  

我的圖片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龍哥的家

龍哥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