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九畹蘭花江上田,寫來八畹未成全,世間萬世何時足,留取栽培待後賢。』這是一首鄭板橋的詩。九畹蘭花是蘭花的盛數,古來詩人、畫家都是以它做為吟詩、繪畫的素材。但「難得糊塗」的鄭板橋,卻只畫八畹蘭以說明「世間萬事世何時足」,因為世間事本來就極少有十全十美的事。

我的圖片

   鄭板橋會作詩、會寫字、又會畫畫,方圓幾十里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人們稱詩、書、畫三絕。特別是他畫的竹子、蘭花、山石,形狀逼真,姿態萬千,既有精神,又有寓意。

   我的圖片         

  相傳鄭板橋在乾隆年間在山東濰縣當知縣,在這其間他為官清廉,興利除弊,甚得百姓愛戴,但最後因收繳了當地豪紳的罰款,而遭到陷害因而罷官,臨行時百姓都來送行,他送畫乙幅給百姓留念,畫上題詩曰:『鳥紗擲去不為官囊囊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作漁桿』。

我的圖片  

  後來鄭板橋的年事愈高,對人生的認識愈透澈,他不願畫九畹蘭,是凡事都留餘地,也為自己留一退路的意思。他戒滿、戒盈,正和古諺「滿招損,謙受益」的意境相同。

我的圖片  

  因此,他晚年得子,高興之餘,將當縣令的奉銀,請人帶回家鄉挨家比戶,逐一散發。在他認為當了縣令,晚年又得子,已經是上天給的最大恩澤;為了戒盈,只好散財,這並不是鄭板橋糊塗,而是知足啊!

我的圖片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
龍哥的家

龍哥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